网站首页| 资中县|经开区|网络电视|新闻中心|内江新闻|国内国际|房产|旅游|教育|美食|汽车|医卫|体育|娱乐|团购|囧图|

郑晓龙:在镜头背后永远战战兢兢

【发表时间:2020/2/13 20:47:57来源:】
原标题:郑晓龙 在镜头背后永远战战兢兢

  郑晓龙在给演员说戏。楠楠供图

  提起导演郑晓龙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《甄嬛传》《芈月传》……这些剧都会不断浮现在观众的脑海中。近日,郑晓龙接受专访时透露,他正在打磨《北京人在纽约》的姊妹篇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的剧本。郑晓龙说:“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是根据曹桂林的小说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《纽约人在北京》改编,展现新时代下社会变迁和人际脉络,并再次探讨当下跨国文化差异的冲击。”说到创作,郑晓龙始终重复着“战战兢兢”四个字,“我还是坚持我们这种创作方式。要有正确价值观的引领、要有经得起推敲的逻辑、要有真实的细节,更重要的是,要有能让人踏踏实实记得住的人物。” 

  >>谈新作

  将拍摄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

  谈到目前的工作,郑晓龙透露说:“现在有几项工作在同步进行,电影《图兰朵》在做视觉效果。此外,我们还要和美方联合拍摄一部电视剧《三色镯》,是魔幻题材,将面向全球市场,需要美国的一些高科技的技术支持。这个剧本是王小平写的。还有一项工作就是拍摄电视剧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。”

  郑晓龙表示,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是献礼改革开放40周年的电视剧,“从改革开放到现在,人们的生活变化特别大。这部剧就是展现出国的人和回国的人的故事,讲述他们的心路历程和情感。《北京人在纽约》我们只讲了两个人在国外的故事,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是从改革开放刚开始一直讲到2016年,国内外的故事都会有,会比较全面地讲中国人出国以后的生活,还会有美国人到中国来的生活。”

  《北京人在纽约》经过时间的大浪淘沙,如今已经成为经典之作。如何超越经典是绕不开的一个问题,郑晓龙无奈地说:“会不会超越这种事谁回答得了?就拿《芈月传》和《甄嬛传》来说,从首轮的收视率、点击量来讲,《芈月传》是大大地超越《甄嬛传》的,但是不是这就叫超越《甄嬛传》?我觉得很难。我们拍这个片子的时候,就没有想要不要超越《甄嬛传》,就好像我要拍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,也不会想它能不能超越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。拍片子是为了表达你对时代的认识和新的想法,对事情的新的感受和体会,而不是说为了超越。”

  >>谈创作

  每次拿奖还是忍不住高兴

  在落幕不久的上海电视节上,《芈月传》击败《琅琊榜》夺得白玉兰奖,主演孙俪也凭借该剧被评为视后。说到得奖,郑晓龙自嘲说:“按说到我这年龄应该宠辱不惊了,但是每次拿奖我还是忍不住高兴,想假装一下深沉谦虚,装得也不像。”郑晓龙感慨,《芈月传》获奖证明了现实主义题材创作还是占主流的。

  业界用“中国电视剧教父”形容他,郑晓龙却不认同:“教父这个词让我局促,我只是个直到现在进了片场,心里还一直吊着很紧张的电视剧导演。”在“互联网+”时代下,观众成分和特征在重组改变,资本、大咖、市场成了主要议题。而大IP、仙侠魔幻题材大行其道的荧屏生态下,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反而显得有些老套。作为中国电视剧第一批拓荒人的郑晓龙却依然坚持:“我不跟风,还是要拍自己内心的故事,拍人性的故事。”

  我不自信当不了演员

  郑晓龙出生于北京的部队大院,1970年到黑龙江建设兵团当兵。他坦陈,当导演并不是自己年轻时的梦想,“我年轻时想当职业军人,当切·格瓦拉那样的人。梦想没实现,从部队回来后,我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当了3年记者。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毕业之后到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搞剧本创作,从编辑、编辑室主任、摄制部主任,到中心副主任、主任。从写剧本到做导演、策划、监制、出品人,每一个领域都有过涉猎。”

  郑晓龙始终用“战战兢兢”来形容自己的创作之路,“因为不是科班出身,一开始拍戏,连‘轴线\\’都不懂。遇到问题晚上绞尽脑汁不睡觉也要想解决办法。”郑晓龙自评是个不自信的人,他笑言:“有些导演喜欢演戏,比如说冯小刚,他年轻时就喜欢演戏了。就算他在镜头前很紧张,满手都是汗,但脸上的表情依旧很镇定。我就不行,当不了演员,因为我不自信。跟这么多演员合作后,我发现了一点,演员必须相信自己说的台词是真的,才能演得下去,但凡一琢磨台词,这场戏就砸了。”

  >>谈未来

  创作网剧最大特点要有互动性

  最近,《余罪》《解密》等网剧成为人们议论的剧作。谈到是否会创作网剧,郑晓龙直言:“现在这样的网剧,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挑战性。”他对网剧有自己的理解,“十几年前我就认为,网剧不是定位为年轻人看的剧。80后这代人已经不年轻了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以后人人都会上网。网剧绝对不是年轻人的专利。我认为网剧最大的特点是有互动性,技术带来艺术上的变化。比如说,以后观众可以直接参与剧情的走向。假如我要搞网剧,一定奔这个路子去。”

  一直酝酿一个科幻故事

  郑晓龙透露,10多年来自己一直酝酿着一个科幻故事,“一批希望以未来科技治愈绝症的现代人被冷冻起来,本应于百年后解冻,结果浮躁的工作人员设置错误,所以这些人50年后解除冰冻,当时的医学仍未能攻克病症,但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病虽然不能治好,但生命可以延续下去。这群人原来的社会地位也都随之消失,比如歌星觉得自己是大明星,但当时人人都可以唱歌,歌星这种身份早不存在了;大款觉得自己有钱了不起,但未来都共产主义按需分配了,根本不需要钱……”

  郑晓龙还想在这个科幻故事里讨论爱情观,“一个20多岁时便被冷冻的年轻人,当他在未来与70多岁的女友相遇时,她将向他解释未来世界的爱情观:爱情就是精神上的,没有什么坐在汽车里或自行车上的概念。如果爱上别人,那就坦白说,对方也给予祝福,非常客观。大家爱就爱,不爱就不爱,不搞虚假的,没有物质的东西在里面,这是我们能想象的人与人关系最好的未来。”

  ■对话

  认不认识我不重要认识我的作品就够了

  Q:您64岁还要忙这么多工作,平时如何养生?

  A:我感觉自己养生就是两点。第一,我特能睡觉。在片场,我中午宁可不吃午饭也要找个地方躺半个小时睡一觉。第二是走路,如果空气好,我每天早上大概走一个半小时,走9000步。

  Q:您平时有什么嗜好?

  A:以前爱抽烟,拍《甄嬛传》前一个月,我把烟戒了。我18岁开始抽烟,那时我是有文化的城市兵,指导员专门把写总结的重任交给了我,奖励是两包烟,许昌牌的。于是,就这么抽上了烟。后来,了解到抽烟的种种害处,就一直想戒,直到2009年,终于戒掉了。自从戒烟后,我就改嗑瓜子了,可能是缓解压力的方式吧,在片场就离不开瓜子,拍戏的时候,一紧张脑子一动,手上和嘴上就想动,害得制片人买瓜子,一买一麻袋。平时聊天也是,我觉得边嗑瓜子边聊天,才能聊得畅快。

  Q:影视圈是→个很容易名利双收的地方,您为什么→直很低调?

  A:我其实愿意当个自由自在的普通人。有一次我去饭馆吃饭。去洗手间的时候,过来一个人,“啪”打了我一下,我吓一跳。这人乐呵呵地说:“你是郑晓龙吧!”我当时真是气不得、恼不得,只能憋着。当明星有什么愉快的,被人认出来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,我觉得认识我不认识我没这么重要,认识我的作品就足够了。

  (京华时报记者赵楠楠)


更多精彩:
壁纸 www.gqxz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